当前位置:主页 > 东方心经ab114黑色白 > 正文

中美达成强化气候行动联合宣言 传递何种信号?

日期:2021-11-13   

    中新网北京11月12日电 (记者 郎朗)当地时间11月10日晚,中美联合发布了《中美关于在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的格拉斯哥联合宣言》(下称《宣言》),重提温升控制低于2°C之内,并努力限制在1.5°C之内,中国也明确将制定甲烷国家行动计划,这份宣言被认为是更具可行性的行动纲要。

    中美两国达成《宣言》传递了哪些信号?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看点?将对全球以及中美经济社会带来什么影响?11日,国家气候战略中心战略规划部主任柴麒敏接受

    中新网“中国新观察”栏目专访进行了解读。

    访谈实录摘编如下:

    中新网:距离中国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已经过了5年多,现在中美达成强化气候行动联合宣言,重提温升控制低于2°C之内,并努力限制在1.5°C之内,意味着什么?

    柴麒敏: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最新的报告来看,气候变化的形势已经非常紧迫了。

    我们原来认为,气候变化可能更多的是关乎子孙后代的可持续发展,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当代人急需面对的气候危机。从目前的数据来看,不管是温升的速度,还是温室气体的排放空间,未来10-20年都是非常重要的窗口。

    两国重申这个目标,就是希望它能真正地付诸实施。联合国环境署每年都会出“排放差距报告”,目前来看,距离实现1.5℃的温升控制目标,各国的行动目标仍然是不够的,还需要不断提高力度。

    《宣言》指出,中美两国要在2025年再次提出到2035年的目标,实际上也是希望能在10-20年的窗口期中,持续增强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力度。

    中美两国分别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两国在这方面的共识能够推动全球气候进程更快更好地往前走一步。

    中新网:《宣言》中,还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看点?

    柴麒敏:首先,对于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针对《巴黎协定》下的实施细则谈判,中美两国就市场机制、透明度、国家自主贡献的共同时间框架等方面展现了共同立场。

    中美两国关于这些问题的共识,能很大程度推动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形成阶段性成果。当某个问题存在分歧时,大家可能会看看中美两国分别是什么立场,如果两国在这个问题上有共识,那它可能就会变成全球性的共识。

    第二个方面,中美两国设定了未来十年重点合作领域清单。具体涉及到甲烷减排、电力系统脱碳、减少煤炭消费、减少毁林等方面。

    这些方面实际上都勾勒出未来中美两国可能在这些领域会共同采取行动。不管是政策标准,还是未来新目标的提出,都会有所进展。

    同时,两国还计划建立“21世纪20年代强化气候行动工作组”,就未来的问题进行常态化的沟通交流。对中美两国来说,减少矛盾摩擦,特别是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对话是非常重要的方式。这个小组的建立,毫无疑问会对未来几年中美应对气候变化合作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新网:有说法认为,《宣言》更务实,我国“双碳”目标的提出如果视作一场“系统性变革”的开始,那么这份宣言就是行动的号角,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柴麒敏:我不认同这个说法。

    我们国家自己国内的政策和目标,是以我为主、结合我国的发展阶段以及大的国际背景所提出来的。

    政策实施方面,我们已经做好了顶层设计,比如9月22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10月发布的《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等,都是在讲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如何落实。既有政治上的动员,也有具体的行动措施。

    这次发布的《宣言》讲的更多的是合作,是中美两国在国际问题上的一些共识、看法和立场等。它没有超出中国已经在采取的行动,更多的是把两国现有的很多行动放到《宣言》当中,作为两国合作的重要领域。

    过去一段时间内,中美关系遭遇到了一些波折,有一些摩擦。在气候变化领域,为了推动全人类更好地应对共同的挑战,两国确实是比较务实的,是在相向而行。

    《宣言》更多体现的是国际合作方面的内容,把它说成是我国的行动号角,是言过其实的。我们早已经在付诸行动了。

    中新网:《宣言》中提出,中方将制定甲烷国家行动计划,这被认为是中国在该领域目前做出的最重要表态。这个计划的提出,将对哪些行业产生影响?民众生活会有哪些变化?

    柴麒敏:甲烷的排放主要来自煤炭开采、油气开采以及废弃物的处理等。

    中国能源结构偏煤,这是资源禀赋上的局限。所以近几个五年规划,我们一直在主动控制甲烷排放。

    作为发展中国家,我国在甲烷控排方面基础数据薄弱,监测还存在着一些短板和不足,这方面的能力建设要补上来。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加强这方面的治理能力。

    这个计划,主要是对能源行业、煤炭行业和油气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老百姓的生活不会受特别大影响,因为甲烷的排放主要是在上游开采阶段产生的。而且随着相关方面措施的加强,还会产生一定的经济效益,减少了排放,甲烷能资源化利用。所以,这些减排是有经济、社会、环境的协同效应的。

    中新网:中国减排行动是一场深刻的经济社会变革。《宣言》提出,中美两国在决定性的十年里,加快向全球净零经济转型。这将对全球以及中美经济社会带来什么影响?将对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

    柴麒敏:“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

    现在中美两国都确立了碳中和承诺、净零排放的目标,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行动。对全球和中美经济会带来两方面的影响。

    一方面,高排放产业未来会受到更多政策约束,或者其生产成本增加。新兴产业,如光伏、风电、新能源汽车、储能、氢能、绿色建材等会有更好的发展。例如全球能源转型的投资在不断增长,到今年已经达到5000亿美元以上。

    对我国而言,如果能做好战略性的部署,把握好转型的节奏,实际上,未来是机遇大于挑战的。在相关产业方面,中国是比较有优势的。比如新能源方面,我们的装机量、发电量都是全球最大的;同时,投资量、专利数等,也是全球最大的。

    加快向净零经济转型,对中美两国都是好的,它不是零和博弈,是共赢的,特别是未来产业和科技革命的一次历史性机遇。

    中新网:中美两国在很多领域存在分歧,但在今天,在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上找到了共同点,您如何看待双方的这次合作?

    柴麒敏:气候变化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一个国家单打独斗解决不了全球性的问题。所以中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合作共赢,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

    中国一直展现了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非常大的合作诚意。美方以往可能在很多问题上会过度政治化。

    中美两国如果能够真正推动实质性的合作,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都是大好事。所以我们还是抱着谨慎乐观的态度看待未来中美的合作。

    尽管未来可能还会有一些波折,特别是美国还有两党政治的交替。但是总体上,未来合作共赢才是王道。(完)